是谁在妖魔化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

信息来源:澳森地板网
文|黄泓翔
最近突然看到一篇文章,从一家叫“野生救援”的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多吃蔬果,少吃肉”的公益广告批判起,又火眼金睛地发现了其境外组织的身份,进而得出了他们是在借动物保护为名、实际上帮助资本主义西方毒害中国人的阴谋论观点。▲周小平文章中部分内容截图。
文章提到,多吃肉少吃素的公益广告属于虚假广告的范畴,有必要进行撤销并追责。并且认为如果不对这样的广告进行重罚,那读者将成为”沉默的羔羊“,任人欺骗。▲街头,野生救援关于“多吃蔬果,少吃肉”的公益广告。
经过两天的发酵,文章的阅读量突破了10万,评论区也是一片沸腾。但是这篇文章对舆论的引导,本身就漏洞百出,咱们列举几个例子:
1.关于在中国宣传多吃蔬果少吃肉是否有必要:《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建议在理想膳食模式下,健康成年人畜禽肉摄入量建议在280-525克/周,45-75克/天,即27.4公斤/年。而根据中国肉类协会2015年的统计数据,我国人均畜禽肉类消费量为63公斤/年,已超过《中国居民膳食指南》的建议量一倍多。
2.关于美国吃肉更多:文章中提到,中国人均肉类消耗水平仅仅是欧美白人的1/2-1/3,美国人吃肉确实比中国人多,但并不是说他们这样就好啊!是不是如果美国人吸烟比中国更多,我们在国内鼓励少吸烟就错了呢?而且,在美国,提倡多吃蔬果的组织和活动都不少。例如:2018年,超过1000名医护专业人员和学生们齐聚美国白宫前,挥舞着一条绿色横幅“Go Vegan”(吃素食),呼吁人们吃素,他们来自美国“责任医疗医师委员会”(简称PCRM)。协会中其成员约有9000名医生和12万名医学辅助人员,包括营养师、心理学家、护士,以及其他科学、保健专业人员和一些非专业人员,这些成员大多数都是素食者。在PCRM网站上,人们可以访问大量关于植物性饮食及其它各种吃素健康的信息。▲PCRM的医护专业人员手执“Go Vegan”的横幅标语,并附上了该组织的网址。图片源自网络。
3.关于这家组织为什么不在美国宣传要来中国宣传:宣传素食的美国组织机构被统计在The Vegetarian Resource Group中的有106家(不包括境外素食组织在美国的分部),目前中国的素食组织机构的数量还没有过相关的统计。从素食节日来看,根据Vegan Festival Dictionary列出来的全球素食节日分布,美国本土的素食节日有94个,中国这边尚无统计。尽管没有相关的数字对照,但是可以明确的是,美国民间对素食和可持续生活方式的宣传力度非常大,并不存在“境外组织没有鼓励本土人民少吃肉”的事实。(▲此部分内容来自公众号:北美小象君)
4.关于中国在象牙贸易中的角色:早在2005年,CITES秘书处发布的《中国国内象牙贸易监控核查》就得出结论,认为中国是对非法象牙贸易剧增最具影响力的国家。CITES文件显示,过去十年间被查获的全球大宗象牙走私案中,有一半发生在中国香港、中国台湾、菲律宾、新加坡和越南,这些国家和地区被认为是全球非法象牙贸易中的重要中转站,而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最大的非法象牙消费市场。▲海关查获的走私象牙,图片源自网络。
笔者作为一个无肉不欢的肉食动物,同时也作为一个意识到自己平时蔬菜吃少了维生素不够、需要做出改变但是还没有行动的人(反思ing),在这里不想去讨论应该多吃肉还是少吃肉的问题——毕竟你的身体你做主。
只是,在这里觉得有必要跟大家谈一谈周小平先生文章里提到的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可能没有一些人想的那么好,同时也没有一些人揣测的那么坏。
文中提到的动物保护组织“野生救援”,在中国拥有众多公益明星大使,一起做了许多抵制各种非法野生动物制品的宣传教育项目,曾经也被很多人、很多自媒体大夸特夸,而在本文中,则变成了别有用心的境外势力,居心叵测。
中南屋一直尝试建议大家,看人看待事物要辩证地看到多面性,不要用非黑即白、非好人即坏人的眼光去看人看事。借着这个机会,笔者想分享一下自己的观点——
应该如何更客观辩证地看待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他们到底是世界的英雄,还是境外阴谋势力?
首先,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和做这些事情的个人,没有许多人想的那么伟大和崇高。也许这里面有特别崇高的个人,但并不是说做这些事情本身就说明很崇高伟大。
这一点熟悉中南屋的人应该听我说过无数次,尽管有许多媒体报道我的时候总喜欢把我写得很崇高、伟大的样子,但我自己看来并没没有任何的伟大的成分,或者是“牺牲”和“奉献”。▲中南屋创始人黄泓翔,在《朗读者》分享故事。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其实从国际认知来看,野生动物保护就是一个很正常而且很普通的行业——它要求从业者有专业的技能,同时也会正常地支付这些从业者工资收入。所以,就好像新闻行业、教育行业一样,里面当然有铁肩担道义的记者,有遇到灾难让学生先走的老师,但是就宏观来看,这依然是一个正常的行业。
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具体做什么工作,笔者写过一文,在此不做赘述。▲图为中南屋在南非组织拒绝犀牛角贸易的签名活动。
这里很多人可能不了解的是,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经费哪里来,怎么发工资的?
就像其他领域的NGO一样,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经费来源有主要这么几个:国际上许多国家的政府部门都有国际发展机构,例如美国的USAID,英国的DFID,他们会把钱给大的NGO,大NGO再给小NGO;国际上有许多大公司,如微软、谷歌,会有企业社会责任经费或者说捐款给NGO,而且因为有抵税政策,所以这种情况很普遍;国际上有许多富裕的个人有私人基金会,会给NGO钱,并希望通过他们做一些自己想做但是没办法去做的事情;NGO还会采用公众筹款的方式募集资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果订阅了许多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的邮件,整天会收到邮件请求你捐款;NGO组织不一定不可以有看上去比较商业的带来盈利的项目,无论是卖周边产品还是组织一些有收入的活动和项目,都可以帮他们获得一部分自我造血而不是依赖于别人捐款。
理解上述这些,对我们接下来说的许多内容非常重要。
实际上,在国际上的NGO工作人员的收入不一定低。类比商业公司,一家经营得好的商业公司,员工工资可能比较高。同理,一家经营得好的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人员工资很可能一点都不低于商业机构。
我以前为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做过非法野生动物制品调查员的时候,有时候一分钱工资没有——如果那个机构比较穷,但是有的时候,一天工资几百美金——如果那个机构很有钱。
所以,就好像一个人去做老师、去做记者,首先他可能本身喜欢这个工作,其次这本身也是一份有收入的工作,所以,真的也没有什么崇高伟大可言,没有必要过度拔高。▲肯尼亚奥佩杰塔保护区,中南屋学员在调研最后的北方白犀牛保护区保护模式。
而就像其他领域的NGO一样,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也可能存在很多问题,例如——
官僚化:许多特大型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其实一样都存在官僚化、腐败的问题,花巨大的开销在开会之类的事情上,住豪华宾馆,用豪华会场。这一点国际上早有很多批评和质疑。
效率低下和缺乏监督:许多NGO一样存在效率低下的问题,既有体制性的问题——例如一个组织可能一半的时间都在写方案申请经费以及写报告给金主汇报,只有一半精力在做实事;也有微观的问题——例如具体做项目的时候因为缺乏监督和评估机制,不够努力和负责:我就亲眼见过,一些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白人调查员白天工作也没有多努力,晚上还要去酒吧喝酒放松,让我质疑为什么要给这些人那么多工资。
过度的利益竞争:就跟企业抢客户一样,NGO也会抢资助方。因而,即便是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不惜互相之间去诋毁彼此,抢夺那些并不多的资金,其实也是很常见的。有时候,NGO会把自身组织的利益看得比要保护的事业本身更加重要。一个朋友跟我讲过,曾经在非洲某国发生了战乱,一个特大动物保护组织(我就不点名了)第一时间撤离,因而导致那边的大象受到了叛军的威胁。我这朋友希望通过引入资源介入去保护那些大象,却得到那个特大动物保护组织的排斥:“你这样做,我们面子往哪搁?”
捐赠者导向(donor-driven):因为钱来自于资助方,所以很大程度上做什么、怎么做,肯定是会受到金主爸爸的影响。也因此,许多NGO做的不一定是最亟待做的事情,而是捐赠者最希望他们做的事情。▲肯尼亚北方白犀牛保护区里的白犀牛。
不同的野生动物保护组织情况不同,讲这些只是想说明,我们不应该以一种过度浪漫化的视角去看待他们。
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们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浪漫和美好,但是,将他们看作是境外别有用心的阴谋组织,可能也是有问题的。
首先,资助方当然带有自己的立场与目的,所以当资助方是西方政府机构的时候,不免担心其中有西方政府的用意,是非常合理而正确的。但是别忘了就像之前说的,其实有很多资助并不来自政府,也因此,那些资助方的意图与政府很可能是不同的。
其次,我们需要注意资助方和被资助方,组织与个人之间也有区别——资助方的立场不完全是被资助方的立场,组织的目标和个人的目标也会有区别。笔者认识的绝大多数国内外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工作人员中,除了一些比较纯粹因为对动物保护的热爱而工作的人,还有另一些其实没那么喜欢动物,只是把其当作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来对待的;有没有人因为觉得中国人都买象牙吃狗肉而打内心不喜欢中国人的,那是有的;但是,处心积虑打算拿动物保护为幌子来攻击中国的,笔者确实还没有遇见过。▲周小平文章中部分内容截图。
最后,我们需要理解每个人的价值观、世界观不同:有的人觉得经济发展比动物保护重要,有的人觉得动物保护比经济发展甚至比人类的生存都重要;有的人想到公海捕鲨鱼,担心我们不捕杀的话都被西方人捕杀了我们吃亏,而有的人心痛的不是国家利益而是惨死的鲨鱼本身。有时候,以己度人、将心比心是不足够的,我们需要去理解别人从根本上可能就跟你不一样,否则,我们看到的很容易都是阴谋论。
说了一堆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情况,我知道,其实周小平先生之流可能也没有很在乎过动物保护本身,可能更重视的是受到伤害的民族自尊心。对他们来说,大象死不死无所谓,但是西方拿象牙问题抹黑中国之类,那是不能忍的。
这一点,我表示理解和尊重,毕竟每个人在乎的东西是不同的。▲中南屋学员在奥佩杰塔保护区进行调研,这里独一无二的商业模式,正如一台强大的发动机,推动着奥佩杰塔的运营和发展。在这种模式下,看似背道而驰的公益与商业巧妙结合,使得奥佩杰塔成为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标杆。
但是,即便是带着这样的出发点,如果我们在乎的不是自己情绪的单方面宣泄,而是真的想要改变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我们是不是需要采取更有效的做法呢?
无论我们承不承认,全世界都觉得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象牙消费国,这是不会改变的。在这种情况下,拒不承认并且不断自辨可能有点幼稚。但是,尝试去改变外国人觉得中国人都买象牙、都不爱护动物保护的偏见,是有可能的。
在国际场合,我从来不会否认中国在象牙贸易禁令颁布前是第一大象牙消费国——你承不承认,全世界都知道这是事实。但是承认完之后,我会告诉外国人,其实只有极少数的中国人买象牙,中国人也有很多爱护动物保护的。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一样,也有不同的人,有好有坏。而且,随着象牙禁贸,很多东西都变了——中国全面象牙禁贸,可比许多西方国家都早!▲新华网上,关于国际社会点赞中国全面禁止象牙贸易的报道。
中国曾经是最大的象牙消费国,但是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国已经实施象牙禁令,为之付出的努力全世界有目共睹。
你会发现,这么讲,人家是能理解和接受的,而中国在这方面的形象,在他们心中变得好了那么一些——注意,是好了一些,不是就变得完美无瑕。▲国家地理网上,关于黄泓翔卧底调查象牙追踪的报道。
我们真的需要让外界觉得我们在动物保护方面完美无暇吗?
中国人没有亲手猎杀非洲大象,在非洲大陆最开始是西方人杀大象,其实只有少部分中国人消费象牙,有很多中国人热爱动物为动物保护做了很多努力,这些都没错;今天,此刻,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象牙消费国,我们的消费对今天的大象盗猎有很大责任,所以我们应该抵制象牙消费,也没错。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真的不用过度敏感:真正自信的人,不会介意承认自己身上有缺点,真正自信的国家,不会一定要让别人觉得我们是一个完美的国家。这个世界上,哪里有没缺点的人,哪里有完美无瑕的国家呢?
小南有话说
在有的人忙于在屏幕前当键盘侠的时候,中南屋的创始人黄泓翔正在世界各地奔波。通过身体力行告诉全世界,中国人正在为动物保护而努力,也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实实在在的行动,改变他们对中国人在野生动物保护中的固有印象。▲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官网上,黄泓翔与《象牙游戏》的故事。
无论是想参与其中还是打算批评,学习与了解可能都是第一步吧。
参考资料
1. 中国经济网《肉类协会执行会长:中国人吃肉每十年跨一个台阶》
2.世卫组织网站
3.新浪网《保护之道:唯有禁止贸易才能停止杀戮》

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