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博文:那些弄堂教会我的事

信息来源:澳森地板网
作为上海历史悠久的商业名街,四川北路已经141岁“高龄”了。100多年来,四川北路经历了清末民初“华洋杂处,五方会聚”的繁华,经历了战争的隆隆炮火,也收获了解放后荡涤污垢、改建修缮的新生,其间留下了不少文人商客的传奇故事。
而对生长于那儿的弄堂、被那儿的气韵滋养着成长起来的人来说,对四川北路的感情自然会更为炽热。5月12日,国家一级演员、现任上海评弹团团长高博文与解放日报记者、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沈轶伦,做客了由新华传媒主办的“上海·故事”读书会“知沪者说”,一起聊聊“那些弄堂教会我的事”,思忆那些四川北路上的童年往事。
高博文
用“被四川北路宠爱长大的孩子”形容高博文,很是合适。上世纪70年代,随着父母单位调配房屋,高博文一家四口住到四川北路1589弄的老石库门房子士德里中。房间小小的,只有十几平方米,至今也没有卫生设施。父母都是双职工,工作辛苦,无暇照顾一对小兄弟。当时高家的老人已经负责带了哥哥,才六个月大的弟弟高博文没人照料。妈妈抱着他,沿着四川北路一条条弄堂找过去,打听哪家有空,可以帮忙带孩子。就这样,住在对面弄堂的一对老人,成了高博文童年的寄养家庭。高博文从此就多了一对“外公外婆”。
与高博文并没有血缘关系的这对老人,给童年时期的高博文无尽的关怀与宠爱。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老两口还会自掏腰包买来各种好吃的给高博文补身体,让体弱多病的他变得强健起来。武昌路上的锅贴、海宁路上的大雪糕……只要高博文想吃,老两口都会尽力满足。虽然很多店铺食肆都随着时光消逝,但聊起那些童年里的美味,高博文依然唇齿留香。
民国抗战时期,有一大批文化界进步人士从各地转移来到虹口,建立文化统一战线,在北四川路一带开设书店、组织社团、创办刊物,掀起左翼文化运动。此后,春野书店创造出版部、南强书局、水沫书店等先后驻足北四川路。在虬江支路534号(今四川北路1413号)开设的新雅茶室(新雅粤菜馆的前身),曾是上海最早的文艺沙龙。
除此之外,四川北路上还坐落了永安电影院(前身为上海歌舞伎座)、群众影剧院(前身为广东大戏院)、红星书场、虹口区工人俱乐部等文体娱乐中心,给这片繁华的商业闹市抹上了一袭亮色。高博文自小爱从收音机里听评弹,因为反反复复收听,他甚至可以做到不需要听见念词,仅仅凭一声叹气,就能判断出是哪位名家演出。而虹口区内盛行的茶楼、书场,给了高博文这方面的艺术启蒙带来了更多助力。
1982年的一天,高博文第一次推开四川北路上红星书场的门,他还记得那天的演出阵容是苏浙沪青年评弹演员汇书,那天的演出曲目有《珍珠塔》等传统剧目。从那一天开始,高博文便一脚踏入这个繁花盛开的声音世界,浸润在红星书场的日子也为他将来走上专业评弹演员的道路打下坚实基础。
1988年,红星书场筹资改建,后来临时改作商场。曾萦绕其间的吴韵落幕,但得其滋养而成长起来的高博文,那时已经是上海评弹团的正式演员了。像当年红星书场让他爱上这门艺术一样,他开始向更多年轻人讲述评弹的魅力。而弄堂里的成长经历也教会了他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
弄堂里的老房子基础设施不甚完善,隔音往往也不太好,但弄堂里的住户都有商有量、相互理解不给彼此添麻烦。邻里之间有了什么新鲜玩意、美味吃食,都会串门分享。小朋友放学归来在邻居家里做会儿功课、蹭个晚饭都是高博文记忆里邻里融洽、有人情味的证明。
高博文表演评弹成名后,有许多年纪大的“粉丝”,平时演出经常会有人找他合影,请他在本子、照片上签字,而他对此也是十分配合、一点不摆架子。高博文了解有些老人会很看重这些合影、签名,过了很多年还会时不时拿出来回忆、向别人展示炫耀,“花费你一点时间签字、拍照,可以带给他们很长时间的快乐和满足。”这份体贴温柔、人情味也正是来自弄堂生活的馈赠。
近年来,随着城市发展,四川北路商业核心的地位渐渐被其他商区赶超,问及对四川北路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想法,高博文提出,不要总是追求以引进所谓的一流名牌,显得冷冰冰的,“亲民一点,有市井气一点”;同时要找到当地自己的文化特色,“打造一些富有文艺气息的服务性行业”。
高博文笑称,现在怀念童年的味道时,会自己开车跑去吃耳光馄饨。碰到那种服务特别自我、老板态度不是那么客气的店,他反而会很有亲切感,“是小时候上海老爷叔的感觉啊。”

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