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军如何演绎冼星海,《音乐家》周五上映

信息来源:澳森地板网
《音乐家》剧照,胡军饰演冼星海
“听啊:珠江在怒吼!扬子江在怒吼!啊!黄河!掀起你的怒涛,发出你的狂叫,向着全中国被压迫的人民,向着全世界被压迫的人民,发出你战斗的警号吧!”《怒吼吧,黄河》响彻云天,那熟悉的旋律曾激荡了一个时代。而《黄河大合唱》也几乎成了民族作曲家冼星海的个人标签,成为世人对他十分清晰却又失之于简单的追怀……
《音乐家》即将于5月17日在全国公映,这部由中国、哈萨克斯坦合拍的电影立意呈现音乐家冼星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段不为世人所知的传奇经历:“古丝绸之路上的古城阿拉木图有一条冼星海大道,人们传诵着这样一个故事。1941年卫国战争爆发,冼星海辗转来到阿拉木图。在举目无亲、贫病交加之际,哈萨克音乐家拜卡达莫夫接纳了他,为他提供了一个温暖的家。”
“在阿拉木图,冼星海创作了《民族解放》、《神圣之战》、《满江红》等著名音乐作品,并根据哈萨克民族英雄阿曼盖尔德的事迹创作出交响诗《阿曼盖尔德》,激励人们为抗击法西斯而战,受到当地人民广泛欢迎。”5月13日在北京举行的电影首映礼上,《音乐家》的出品人沈健介绍了作曲家冼星海这段孤悬海外的经历。
胡军在发布会现场
演员胡军此次在《音乐家》中出演冼星海。首映礼上,导演西尔扎提·亚合甫笑言,主创团队在确定邀请胡军出演前“曾查了他三代”,“尽管这位硬汉演员经常在银幕上扮演硬汉,我们却知道他其实出身于音乐世家。”原来胡军的父亲胡宝善、大伯胡松华都是颇具声望的歌唱家,母亲王亦满是表演艺术家。在首映礼现场,胡军说出演冼星海不仅是个人意愿,更在获知消息后被父母大人“勒令”演好。
发布会主创合影
首映礼发布会上,冼星海的女儿冼妮娜,以及当年冼星海远在阿拉木图时视若亲人的卡利娅来到了现场。这对当年千里之隔的世纪姐妹,而今都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我的爸爸在我8个月大的时候就离开了我,我和妈妈每一天都在期盼他归来的消息,但等到的却是他离世的消息……当知道是卡利娅一家帮助爸爸度过困境时,我的心早就跟她连在一起。”谈及往事,两位老人泣不成声,互相拭去眼角的泪水。“感谢他把我当亲生女儿一般看待……冼星海是把对自己女儿的思念与爱寄托在了我的身上,我也一直把冼妮娜看作亲妹妹。”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胡军说拍摄前在阿拉木图见到卡利娅老人,“她一上来就对我说,样子挺像(冼星海)的,但她的‘爸爸’没有这么黑,也没有这么高,也没有这么胖,而是一个非常瘦弱的人。我对她说,您放心,我一定减肥,但黑、白肤色这事儿我是真来不及了(笑)。” 
《音乐家》定档海报
《音乐家》定档海报上, 一只皮肤皴裂的大手探过边界线的铁丝网,抓了一把故土的白雪……1941年,冼星海接受中共中央秘密派遣,化名“黄训”护送大型纪录片《延安与八路军》的胶片前往莫斯科制作后期。不成想任务还没完成,便遭遇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只得流落至阿拉木图。胡军说拿到剧本后自己还专门研究了那段历史,“当时从阿拉木图回国只有两条路,一是从中苏边境先进入新疆,但那时新疆被反动军阀盛世才控制,冼星海是著名的红色音乐家,被抓着就危险了;再一条路就是先回到莫斯科,从那飞回国,但他护照又过期了。因为肩负的任务太过重要,所以他在国外一直用化名。阿拉木图收留他的这家人后来是在报纸上看到讣告,才知道身边的‘黄训’就是中国著名作曲家冼星海。”
《音乐家》剧照
冼星海在他乡去世时才40岁,死于1945年年初在山区巡演时染上的肺炎。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被接去莫斯科治疗,“据说当年毛岸英同志正在莫斯科学习,毛主席还特别关照他一定要去探望病中的冼星海。虽然苏联方面也尽了全力,但还是没有救回来。”胡军说到这一声长叹,“天妒英才,很多天才型的音乐家都英年早逝。莫扎特、舒伯特、肖邦,而且很多也是得的肺病。”自幼长在音乐之家,让胡军对乐史并不陌生。父亲胡宝善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官派出国进修的歌唱家,“我爸是学美声唱法的,男中音。1958年和施鸿鄂一起去的保加利亚,师从布伦巴罗夫,之后也去苏联学习过。他对我要求特别严,小时候他们去上班,就把我反锁在厕所里练小提琴。中午饭也在厕所里,一练就是一天。” 
《音乐家》剧照
值得一提的是,冼星海当年赴苏执行任务,随身就带着一把小提琴,而且当时能引起乐团指挥拜卡达莫夫的注意,也正是靠着自己高超的拉琴技巧。胡军幼年的习得,不仅让他在片中所有演奏桥段一律亲力亲为,还自己添了场戏。“冼星海一开始寄居在人家阁楼上,那说白了是个杂物间,人在里面根本直不起腰。但他还要作曲,一般人作曲习惯都是面前有架钢琴,边弹边谱。那地方太小,也没条件。他就得用小提琴拉着试音,创作兴奋的时候一仰头碰着天花板,弓弦一走碰着吊灯,都该是常有的事儿。”
由于和之前的角色形象反差较大,胡军这些天接受采访时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如何演好一个音乐家,“不是我成为角色本身,而是让这个角色成为我。音乐家必须要带范儿吗?演出真实一面就可以了。”胡军说当年冼星海是第一次去苏联,自己也是第一次来到哈萨克斯坦,“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我不知道他们的生活习惯是怎么样的,民族习惯又有哪些?我之前只知道咱们新疆有哈萨克族,人们都穿羊皮大衣,戴着皮帽子,但那边和这边又不一样。所以我想同星海先生能在这点上找到共情,所有的陌生感都是真实的,然后再慢慢展开。”
由于俄语零基础,胡军说这次只能在台本上标上拼音、汉字死记硬背。同时职业演员都明白,“最怕和小朋友、小动物一起演戏,因为你根本演不过他们。”《音乐家》里儿时卡利娅的扮演者是哈萨克斯坦小姑娘迪纳茨·努尔赛伊提。电影中,洗星海保持着东方人特有的矜持,逐渐融入到寄居的家庭中去,在卡利娅口中,后来便称呼他为“阔克爸爸”(阔克,音译,哈萨克人称呼最亲切的男性长辈)。而在片场,努尔赛伊提也逐渐同胡军培养起感情。这在首映礼现场便可见一斑,这位小朋友只需要身旁的“阔克爸爸”俯下身来提示几句,便可以完整地用中文演唱出冼星海在抗战时期谱曲的一首儿歌《只怕不抵抗》,“吹起小喇叭,哒嘀哒嘀哒!打起小铜鼓,得龙得龙咚!手拿小刀枪,冲锋到战场。一刀斩汉奸!一枪打东洋!”

最新信息